欧冠记忆之94-95赛季:博斯曼法案颁布前巅峰贾府最后的疯狂

9393体育在线登录-网址下载

新冠疫情在2020年侵袭世界足坛,各大赛事纷纷停摆。目前看来,欧冠即便复赛也要等到盛夏。在没有各大联赛群雄逐鹿的日子,听听欧冠那过去的故事或许也是不错的选择。从欧冠改制的1992年说起,笔者将用浅显的笔墨带你感受欧冠赛场的风云际会。

从形式上看,1992年欧冠改制是这项伟大赛事的分水岭;但如果从实际效果看,1995年颁布的博斯曼法案真正地让欧洲足球分层。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之前,来自五大联赛和荷甲葡超之外的球队还能撑起欧冠风云的一片天空,而在那之后,大球会垄断了荣誉的市场——一个显著的事实是,1995年之后,只有波尔图一支非五大联赛球队欧冠折桂。

欧冠扩军以及大联赛球队的不断涌入当然是欧冠变局的一个主因,但真正导致足球两极分化的则是博斯曼法案。而在那之前的1994/95赛季,一支朝气蓬勃的巅峰阿贾克斯踏着米兰王朝的尸体登顶欧洲,他们最终没能铸就又一代贾府王朝,却改变了整个足球世界。

让-马克-博斯曼,是一名比利时球员的名字,他并非职业球员中的天皇巨星,却永远被记录在足球的史册中。1990年,法国球队敦刻尔克想要从比利时球队RFC列日引进合同到期的博斯曼,后者当时要价1200万,前者觉得这是漫天要价,交易搁置。此后又经历一系列波折,博斯曼只能留队。

博斯曼只能接受大幅降薪继续效力RFC列日,并且只能为预备队踢球的局面。对于一名职业球员来说,这是十分尴尬的事情,于是他联系了一名叫杜彭特的律师,帮助他向法院提起诉讼,控诉比利时转会系统的合法性,指控欧足联违背了《罗马条约》第48条,“关于欧盟各国公民有权自由选择居住地和自由择业”的规定。

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俱乐部都在转会市场占据着主导权,球员合同到期前如需转会,新东家需要支付一笔转会费,如果价格谈不妥球员就只能留队,因此很多球星像签订“卖身契”一样长期效力一支球队。博斯曼的诉讼是在向传统秩序发起挑战,战线日,才最终“盖棺定论”。

在那历史性的时刻,欧洲法院做出了有利于博斯曼的裁决,其中涵盖两项重要规定:欧盟国家俱乐部之间,球员进行自由转会无需支付任何转会费;俱乐部中的欧盟球员名额不再受限制,欧盟球队可在场上派出任意数量欧盟国家的球员。

这样的决议是划时代的,从此转会市场的天平开始向球员倾斜,合同到期让他们可以成为自由球员选择自己的未来。这就让现代足球有了军备竞赛的空间,为了笼络人才,转会费和球员收入水涨船高,超级经纪人开始涌现,财大气粗的豪门球队则有足够的资本笼络球员。随之而来的是足球商业的不断发展,以及两极分化格局的形成。

也难怪弗格森会说道:“这改变了一切!”确实,博斯曼法案改变了足球,第一个受到巨大影响的球队就是巅峰期的阿贾克斯。

1994/95赛季,欧冠连续第四年调整了赛制。1991/92赛季,八强中增设了小组赛;1992/93赛季,增加了附加赛;1993/94赛季,恢复了单场定胜负的半决赛;而到了这一年,赛制变化巨大,16强球队从一开始分成四组厮杀,从8强层面才开始淘汰赛——这也是如今欧冠赛制的雏形。只是在当时,参赛的依然只有联赛的冠军球队。

不过,欧洲足球的主流格局还是没有改变,大联赛球队有着更多的话语权。除了曼联在小组赛中爆冷出局之外,其余四大联赛的代表均进入八强,由于罗马里奥和斯托伊奇科夫的双子星与克鲁伊夫始终不睦,曾有梦之队美名的巴萨止步1/4决赛,另一边的德甲霸主拜仁则依靠客场进球淘汰了一鸣惊人的哥德堡。

到了决赛层面,故事的主角仍旧是攻防两派的代表,AC米兰展现了王朝时代最后的挣扎,阿贾克斯则用华丽酣畅的场面为攻势足球正名。结果是荷甲豪门笑到最后,自1973年之后,他们再次君临欧洲。

米兰和阿贾克斯是1994/95赛季欧冠的主角,乔治-维阿同样如此,这个从CCTV5走到CCTV1的男人,帮助大巴黎创造了队史最佳欧冠战绩。

至少那个时代,法甲球队在欧洲足坛还有着巨大的影响力,马赛两次进入欧冠决赛一次捧杯,摩纳哥也曾进入四强。职业生涯早期的维阿,是足坛名帅温格的弟子,先后辗转摩纳哥和大巴黎。1994年时,28岁的维阿已经两次成为非洲足球先生,“黑珍珠”早已横空出世。

1994/95赛季的欧冠小组赛完全是属于维阿的表演,他6场比赛打进6球,帮助大巴黎六战全胜双杀拜仁,以小组第一身份强势出线决赛首回合作客诺坎普,又是维阿在逆境之中为球队扳平比分,为最终淘汰巴萨奠定基础。

维阿一己之力单挑拜仁防线年维阿能获得金球奖感到不解,毕竟这位来自利比里亚的球星,没有欧冠,没有联赛冠军,但人民忽视了他的高光——他是1994/95赛季的欧冠最佳射手,以一己之力率领利比里亚杀进非洲杯决赛,并且无缝衔接地成为米兰城的新偶像。

1995年的米兰,确乎是需要新偶像的。此时三剑客已经解体,卡佩罗的实用主义足球失去魔力,整个1994/95赛季,红黑军团都笼罩在大厦将倾的悲观氛围之中。事实上,在1994年欧冠决赛历史性地击败巴萨之前,米兰王朝即将终结的声音就已经不绝于耳。

整个赛季的历程则映衬着媒体的言论,1994年丰田杯,米兰0比2完败于阿根廷球队萨斯菲尔德,意甲中则被宿敌尤文双杀。球队的防线完全无法与前一个赛季相比,最终只名列意甲第四。

只不过,瘦死的骆驼依旧比马大,此时的意甲毕竟是小世界杯,米兰虽然跌跌撞撞,还是成功从欧冠小组赛出线。淘汰赛中,他们展现了意式防守的强硬,1/4决赛总比分2比0淘汰本菲卡,半决赛总比分3比0双杀大巴黎。决赛之前红黑军团10场比赛只打进11球,完全无法与另一支决赛球队相比。

上世纪70年代,拥有克鲁伊夫的阿贾克斯引领了一个时代的足球潮流,一代王朝就此诞生。四分之一个世纪之后,范加尔治下崛起了又一支现象级的球队,他们继续秉承传统,身体与技术双管齐下,始终高举进攻大旗。范加尔的阿贾克斯,主体框架是由年轻本土球员组成的青年军,最终出现在欧冠决赛舞台的球队中,有九名荷兰本土的球员,而其中的大多数都出自俱乐部世界一流的青训营。

之前在意大利取得成功的里杰卡尔德重回球队,而球队在9年前从鹿特丹斯巴达引进了老布林德,25岁的德波尔兄弟和范德萨都算是“老大哥”,雷齐格、戴维斯和奥维马斯当时都只有22岁,但他们已经有过多年合作的经历,当时的西多夫也才只有19岁,从博格坎普手中接过10号球衣的芬兰球星利特马宁同样青春正好。

“依靠一群孩子,你什么赢得不了”是足球界的一句名言,但贾府青年军偏偏要说不。1994/95赛季欧冠小组赛,他们不仅昂首以小组头名出线,还双杀卫冕冠军米兰,两个2比0让红黑军团毫无脾气。1/4决赛,弗兰克-德波尔梅开二度,阿贾克斯3比0淘汰斯普利特哈伊杜克,半决赛中,坐镇主场的他们5比2羞辱了德甲巨人拜仁,利特马宁成为主角。

进攻足球的信仰配上青春风暴的激情,这样的一支阿贾克斯让人眼前一亮,他们击碎了欧洲足坛暮气沉沉的氛围,重现绿茵场的浪漫主义。这样的球队,注定要在足球历史留下永恒而光辉的痕迹。

永恒的故事发生在1995年5月24日,地点是奥地利的维也纳。小组赛两次输球的米兰主帅卡佩罗一改常态地说道:“荷兰人不了解真正的米兰,小组赛失败的我们已经不存在了。我的球员经验丰富,知道在决赛中该干些什么。”——这样的话语是不是十分熟悉,一年之前,决赛失利的巴萨主帅克鲁伊夫也是如此自信满满。

但真正的胜负,还需要在球场上见分晓。阿贾克斯一如既往地展现对足球的控制技巧,米兰沉着应对,上半场比赛双方均没能打破僵局。下半场比赛,范加尔先后换上卡奴和克鲁伊维特,这样的决定改变了比赛的走向。贾府青年军渐渐掌握主动权,米兰只能疲于奔命。历史性的时刻在第84分钟到来,昔日米兰三剑客之一的里杰卡尔德送出精确传球,初生牛犊克鲁伊维特完成致命一击!

是的,或许当18岁的少年天才击碎巴雷西领衔的红黑防线,已经宣告了一个王朝的倒下。朝霞总会取代夕阳,这一次朝霞升起于阿姆斯特丹,而红轮西坠米兰城。范加尔无法掩饰自己的快乐,这一次攻势足球取得了胜利,他骄傲地说道:“足球就该是这个样子。”

青春易逝,但青春永远美好。最有活力的球队获得了冠军,年轻、战斗精神、雄心壮志,这是1995年那支阿贾克斯展现的美好一面,他们以不败姿态站上欧洲之巅,原本可以创造的一代王朝,却因为博斯曼法案戛然而止。不过在散落四海之前,贾府青年军的大多数仍会继续为梦想战斗,一年之后,他们开启了又一段征程……

Related Posts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