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差钱的福贝宠物 硬要上市的背后

9393体育网

“一边是计划上市募资3.48亿元,一边是高达4.78亿元的资金却趴在银行账户中‘睡大觉’。这让那些急待上市融资的IPO企业很是羡慕呀。”一位市场分析人士指出,“现在A股市场中有一些不差钱的企业,上市之后的高估值给原始股东和高管带来巨大的财富同时,往往解禁后的减持套现又会给二级市场投资者带不小的‘伤害’。”

或许,基于这类企业不差钱的原因,福贝宠物2021年12月17日更新招股书后,就陷入了沉寂,当前状态显示“未上会”。

以同样不差钱的康华生物(300841.sz)为例,单一狂犬疫苗产品打天下,毛利率水平赛过茅台。2020年6月上市后的一个多月,股价就摸上440元(复权)的颠峰,此后一路向下,如今的股价只剩下了颠峰时的两成多。就是在这样的跌跌不休中,康华生物的原始股东不惜违规也要减持;甚至董秘兼财务总监连工作都可以不要了,辞职割“韭菜”还上了瘾,去年套现了8000多万元,今年又说资金需求还要接着套现。(详见一文)

福贝宠物成立于2005年,总部位于上海松江,公司的主营业务为宠物食品的研发、生产与销售,现阶段主营产品主要包括犬粮、猫粮等宠物干粮类主粮。

根据招股书的数据,2018年-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,福贝宠物营收分别为3.07亿元、4.05亿元、6.64亿元以及4.34亿元,净利润分别为4701.47万元、8440.44万元、1.66亿元以及1.04亿元,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4672.95万元、8372.89万元、1.64亿元以及1.03亿元。

对于此次上市,福贝宠物计划募资3.48亿元,其中,2.43亿元用于宣城福贝宠物食品扩建项目,5441万元用于营销及管理信息化建设项目,5065万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。

然而,福贝宠物并不差钱,甚至某种程度上来说,公司是钱多到不知道该往哪里投。2019年7月,福贝宠物曾宣布获得3亿元B轮融资,投资方包括凯珩资本、中比海富资本、深创投、金鼎资本以及毅达资本等。

在招股书报告期内,福贝宠物货币资金为3913万元、1.07亿元、5.17亿元以及4.79亿元,分别占当期流动资产19.32%、22.67%、88.31%以及88.32%,都是实打实的资金在账上趴着。

2018年末、2019年末和2020年末时,公司流动比率分别为2.46、6.4和5.09,同时资产负债率分别为25.41%、7.53%和10.47%,偿债能力远高于中宠和佩蒂。

2018年、2019年和2020年,福贝宠物还通过理财产品投资分别取得收益682.08万、852.36万和1331.15万,完全能覆盖当期流动资产周转带来的利息支出,年末时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余额分别为3913.33万、1.07亿和5.17亿。

需要注意的是,福贝宠物产能利用率报告期内分别为95.43%、89.41%、112.34%、96.58%,连续三年多产能处于超负荷运转。可是福贝宠物账上明明有几亿资金无处使用,宁愿拿去做理财也不扩充产能,而是想借助投资者融资2.43亿元用于宣城福贝宠物食品扩建项目。

在公司并不缺钱的情况下,仍募资融资,不免让人怀疑,福贝宠物在二级市场融资的真实意图,是否意欲通过高溢价减持收割韭菜套现。

招股书披露,福贝宠物的主营产品主要包括犬粮、猫粮等宠物主粮,占营收比例在98%以上,在所选取的同行业可比公司时,福贝宠物选择了中宠股份和佩蒂股份,但两者的宠物主粮产品收入只占营收的7.26%和10.32%。

同样是将宠物主粮作为主营产品的乖宝宠物,其宠物主粮收入占比超过了30%。在销售模式上,乖宝宠物与福贝宠物都采取的是ODM/OEM、自主品牌相结合模式,其中自主品牌收入主要来自于境内,并且都以经销为主。

从整体来看,福贝宠物与乖宝宠物无论是在产品类型、销售市场,还是销售渠道上都更接近,更具有可比性。但福贝宠物偏偏舍近求远,拿宠物主粮营收占比更低的中宠股份和佩蒂股份来做对比,以此突出自身”优势“,这样不真实的数据对比极易迷惑、诱导投资者,得出大相径庭的结论,如此偷换概念实在有些欲盖弥彰。

营收层面, 2019年-2021年,乖宝宠物营业收入分别为14.03亿元、20.13亿元及25.75亿元。福贝宠物营收分别为4.05亿元、6.64亿元以及4.34亿元(2021年上半年),每年福贝宠物与乖宝宠物的营收差距都超过10亿元。

在毛利率方面,报告期内(2018年~2021年上半年),福贝宠物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9.07%、42.68%、42.15%和40.67%,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9.20%、42.85%、44.58%(剔除运费)和42.57%(剔除运费)。两大主营业务犬粮和猫粮,毛利率都普遍呈下滑态势。

福贝宠物的自主品牌毛利率比ODM/OEM业务毛利率至少高出20个百分点左右(剔除运费)。但在自主品牌毛利率明显占优下,福贝宠物的自主品牌收入占比由2019年的44.15%下滑至2021年上半年的41.42%,这表明,福贝宠物自主品牌增速处于放缓下降的趋势中。

相比之下,未被列为可比公司的乖宝宠物恰好相反,自有品牌业务收入持续增长。报告期内,公司自有品牌业务收入金额分别为7.06亿元、9.93亿元和13.30亿元,年均复合增长率达37.29%。自有品牌业务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0.40%、49.55%和51.95%,在同行业中处于较高的水平。

除“麦富迪”品牌外,乖宝宠物还拥有“WagginTrain”等自有品牌,形成了相对完善的品牌梯队。相比之下,福贝宠物自有品牌“比乐”的知名度则稍显逊色。

数据显示,选择屏蔽乖宝宠物后,与曾经要收购福贝宠物且同样从事宠食的中宠股份相比,福贝宠物在毛利率上却反应出了不寻常的变动。

福贝宠物主营业务毛利率在2018年和2019年分别为39.2%、42.85%,同期中宠主粮的毛利率则分别为48.65%、43.45%;而到了2020年原材料大幅涨价、同行毛利率出现下滑时,公司的毛利率则由42.85%上升至44.58%,又出现逆市上扬超越了中宠股份,同期的中宠股份毛利率则处于下降趋势之中,由43.45%下降至36.05%。这其中的缘由,福贝宠物并未给出合理解释。

招股书披露,福贝宠物的重要原材料鸡油的采购,基本来自于如皋市裕旺旺饲料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“裕旺旺饲料”)、海宁市袁花龙发饲料有限公司、维尔普顿工贸(连云港)有限公司、临沂恒翔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四家公司。

其中,裕旺旺饲料一直为公司报告期内的第一、第二大供应商,福贝宠物向其采购鸡油的金额分别为1779.78万元、1901.50万元、2500.17万元、1293.57万元,占同类原材料采购金额的86.84%、86.98%、73.68%、52.48%。

裕旺旺饲料2020年的营业收入为2500.23万元。与福贝宠物招股书披露的2500.17万元十分接近,基本上确定裕旺旺饲料2020年的收入全部来自于福贝宠物的贡献。

然而诡异的是,这家公司仿佛是个“影子”。企查查显示,裕旺旺饲料成立于2014年7月,注册资本为200万元,并在成立当年就与福贝宠物建立合作。但是从成立到2021年的7年间,裕旺旺饲料的社保缴纳人数一直为零!直到2021年,才有了4个人的社保记录。

零社保的情况,一种是确实没有员工,另一种则是违法劳动法不上社保,无论哪种情况,都表明这家公司并不正常,也不正规。

这样的企业,福贝宠物竟然跟它合作了8年多,而且采购金额都以千万计,这明显与注册资本、员工人数、经营规模不相匹配,不合逻辑。

根据2021年上半年财报,嘉华股份为福贝宠物当期的第一大大豆分离蛋白供应商,采购金额为1524.44万元,占同类原材料采购金额的74.92%。据嘉华股份披露,同期对福贝宠物的销售单价为17014.84元/吨;而同期在对乖宝宠物销售金额仅为312.83万元的情况下,单价却为16464.83元/吨,比福贝宠物还要低3.23%。

按理说,大客户占有采购的优势地位,至少不能比小客户价格更高,而且嘉华股份还是福贝宠物的第一大供应商,占比高达74.92%。但实际情况是,乖宝宠物反而拿到了优惠的价格,这显然不合商业逻辑。

除了在大豆分离蛋白的采购上要比乖宝宠物价格高外,福贝宠物的玉米采购同样“人傻钱多”。招股书披露,报告期内公司的玉米采购单价分别为1843.86元/吨、1921.79元/吨、2211.71元/吨、2874.03元/吨。而乖宝宠物招股书则披露,其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采购玉米的单价则分别为1760元/吨、1890元/吨、2000元/吨、2680元/吨,均低于福贝宠物。

在主要的宠物食品原材料成本控制上,福贝宠物都不如乖宝宠物。不知是公司在供应商面前没有话语权,议价能力弱,还是某些不为人知的原因让福贝宠物“默认”这种高成本?

根据福贝招股书披露,公司前五大客户几乎全部为ODM/OEM客户,其中客户之一的华宠公司成立于2016年12月,在成立后的次年便与公司建立合作关系。2018年至2020年,福贝宠物对华宠公司产生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645.93万元、1408.93万元、1471.31万元,分别为公司当年度的第3、第5、第7大客户。

企查查显示,华宠公司目前有10名股东,分别由朱文锋持股67.05%;陈勇军持股13.57%;顾小龙、秦波分别持股3.88%;邓招营、谢庆文、苗波、李鑫磊、张德华、刘建华分别持股1.94%。由此来看,朱文锋和陈勇军是华宠公司的实控人。

而陈勇军的名字还出现在福贝宠物的员工持股平台中。招股书显示,宣城福毅志持有公司3.35%的股份,而陈勇军作为公司总经办人员在该平台持股3.50%,即间接持有发行人0.12%的股份。

也就是说,福贝宠物的员工还是客户公司股东,排除重名关系,华宠公司与福贝宠物或存在隐秘的关联关系。与此同时,陈勇军还与福贝宠物惟一的外协厂商、小麦供应商天力生物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
天力生物成立2000年2月,由潘海龙、王雪妹、沈水明分别持股60.58%、39.13%、0.29%。

除了天力生物,潘海龙、王雪妹、张明忠目前还共同持有浙江蓝波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股权。而潘海龙、王雪妹的股份是在2019年1月从潘毅峰、陈勇军手中受让而来,而张明忠则在福贝宠物小麦供应商嘉善益辉商贸有限公司中持股12.50%。

由此看来,陈勇军与外协厂商、供应商和客户均有交集,或许是福贝宠物与上下游隐性关联交易的重要一环。

“福贝宠物的重要员工与多个供应商有千丝万缕的关系,这样的采购产生的财报数据,又有是否有注水成分呢?”上述分析人士表示,“这些应该都是监管审核中会重点关注的。”

Related Posts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