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碎亚平宁:曼努埃尔一世的失败远征

9393体育网

对任何有志于恢复大一统拜占庭的皇帝而言,征服意大利和收复罗马城都是致力追求的目标。科穆宁王朝的第三代君主曼努埃尔一世也不例外。

1155年,曼努埃尔为消灭宿敌诺曼人,对西西里的诺曼王国发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远征。但西西里国王威廉一世却挫败了他的攻势。这次失败不仅使拜占庭势力最终被逐出意大利,也标志着拜占庭大一统计划的彻底破灭。

当杰出的领袖罗伯特-吉斯卡尔到来后,诺曼人在意大利的征服事业开始迅速推进。1059年,吉斯卡尔被教宗尼古拉二世授予阿普利亚、卡拉布里亚和西西里公爵的头衔,立即开始征服阿拉伯人控制的西西里岛。到1071年时,吉斯卡尔已经拿下了拜占庭在意大利的所有地盘,确立了自己在那不勒斯的霸权。

1081年,野心勃勃的吉斯卡尔率领1.5万远征军攻入拜占庭本土。在当年的戴拉西乌姆会战中,拜占庭皇帝阿莱克修斯一世的军队几乎遭到全歼,希腊地区的大片领土也被攻占。不过,阿莱克修斯一世很快重整旗鼓,在威尼斯人的帮助下成功击退了诺曼人。诺曼人对拜占庭的入侵,也因为吉斯卡尔在1085年逝世而暂时中止。然而,吉斯卡尔的远征已经导致双方结下了难以消除的仇恨。

1096年,吉斯卡尔的长子博希蒙德率部参加了第一次十字军东征。他继承了父亲与拜占庭人敌对的政策,开始利用十字军重新实现父亲的征服计划。1098年,这位诺曼贵族建立了安条克公国,开始公然与拜占庭作对。他在1104年返回西欧时,还大肆散布阿莱克修斯一世背叛十字军的谣言。随即在意大利和法兰西招募军队,准备发起一场反对拜占庭的“诺曼十字军”。

1107年,博希蒙德率领3.4万人的远征军在伊庇鲁斯登陆。但阿莱克修斯一世成功切断了诺曼人的补给线,迫使博希蒙德在第二年同意成为拜占庭帝国的附庸。经此失败,安条克攻击开始一蹶不振,到1111年郁郁而终。虽然阿莱克修斯一世打算继续对诺曼人展开军事行动,但他也因健康状况衰退和抵御突厥人的入侵而未能如愿。

1130年,已经控制阿普利亚和卡拉布里亚的西西里伯爵罗杰二世,正式加冕成为西西里国王。拜占庭皇帝约翰二世将这个新兴的西西里王国视为严重威胁,并与神圣罗马皇帝康拉德三世建立了攻守同盟。

为进一步削弱诺曼对手,皇帝还在1137年攻入安条克公国,使其再度成为帝国附庸。另一方面,罗杰二世也在意大利扩张势力,还建立了一支强大的海军。倒是约翰二世在准备继续对诺曼人用兵时,在1143年春季的一次狩猎时被毒箭射中身亡。但拜占庭与诺曼人的敌意,已经因安条克公国问题而显著增强。在双方都无意和解的情况下,一场新的战争已经难以避免。

与大多数本土派不同,新继位的曼努埃尔皇帝和西欧有着很深渊源。他的母亲是匈牙利人、妻子是德意志人,他本人则在西方佣兵的支持下成功登基。因此,更多西方人进入拜占庭任职,其风俗也开始在宫廷中盛行,皇帝甚至开始举办骑士比武、并时常参加,同时代的编年史家也都对他的勇武赞不绝口。

1159年,皇帝在安条克城外举办了一场骑士比武。曼努埃尔一世亲自率部击败了由沙蒂永的雷纳德所率领的拉丁骑士,他本人还击倒了2位意大利骑士。就此而言,曼努埃尔显然代表了拜占庭皇帝中的新类型,体现了十字军东征对拜占庭世界的影响。

同时,这位皇帝对拜占庭的优势地位极为自信,急切地希望恢复昔日的大一统帝国。为了目标实现,就必须消除拜占庭帝国与诺曼人的冲突。于是,曼努埃尔延续了父亲联合德意志与诺曼人对抗的策略。他在1146年初迎娶了康拉德三世的妻妹,双方正式建立同盟。西西里的罗杰二世对同盟十分畏惧,派出使臣向拜占庭求和,但遭到了曼努埃尔的直接拒绝。为了准备对诺曼人的攻势,拜占庭开始组建新的海军,并重申了赐予威尼斯人的贸易特权,换得后者的海上支持。

然而,1147年开始的第二次十字军东征,打乱了曼努埃尔的部署。他因忙于协调十字军与拜占庭人的矛盾而未能继续备战。于是,求和失败的罗杰二世决定先发制人,在1147年秋季派出舰队攻入拜占庭。远征军夺取了克基拉岛,洗劫了希腊重镇底比斯和科林斯。得胜之余,诺曼人不忘将这些地方的丝绸工匠劫掠到巴勒莫,发展出本国的丝绸纺织业。

罗杰的举动令曼努埃尔极为愤怒。他在1148年圣诞节时,与康拉德三世制定了联合进攻诺曼人的军事计划,并在来年春季时夺回了克基拉岛。然而,进军计划再一次被对手的外交活动所化解。罗杰二世支持韦尔夫家族反对康拉德三世,迫使后者返回德意志处理内部争端。随后,他又先后煽动塞尔维亚和匈牙利反对拜占庭帝国,迫使曼努埃尔一世返回巴尔干,开始了与匈牙利人的长期战争。

在罗杰二世努力策动下,一个由西西里王国、韦尔夫家族、匈牙利、塞尔维亚组成的反拜占庭同盟形成。他们的力量足以同拜占庭、德意志、威尼斯的反诺曼联盟抗衡。为此,曼努埃尔决定暂缓收复被突厥军阀努尔丁占据的东部领土,全力准备对诺曼人的战争。

1151年,曼努埃尔击败了匈牙利国王盖萨二世,稳住巴尔干局势。正在反诺曼战争即将爆发的时刻,他的盟友们却纷纷改变立场。威尼斯人出于经济利益考虑,担心拜占庭征服西西里后将垄断亚得里亚海的贸易,对他远征西西里的计划表示反对。曾与他约定进攻诺曼人的康拉德三世在1152年逝世,联合远征的计划只得再次废止。更加不利的是,康拉德三世的继承人腓特烈-巴巴罗萨不愿与拜占庭缔结同盟,他不仅反对拜占庭帝国对意大利的主权要求,也不承认曼努埃尔的大一统帝国观念。

于是,曾经的盟友开始反目成仇。它们都千方百计想要把对方赶出意大利,而不是联合对抗诺曼人。为了避免使自己陷入多面受敌的不利局面,曼努埃尔只得继续等待。

1154年后,形势才开始向有利于曼努埃尔的方向发展。罗杰二世在这年2月逝世,他的第四个儿子威廉即位。这位新的威廉一世沿用父亲增强王权、限制地区自治的政策,从而引发了境内贵族的叛乱。更加不利的是,他的统治没有得到教宗认可。对意大利觊觎已久的巴巴罗萨便开始对西西里王国发动进攻。为了平定叛乱,威廉一世先与威尼斯人议和,随后又派使臣向曼努埃尔求和。曼努埃尔认为发起远征的时机已经成熟,便再次拒绝了求和建议。

次年,曼努埃尔正式行动。由于需要在东线防备突厥和亚美尼亚人的进攻,他只能派米海尔-巴列奥略和约翰-杜卡斯两位将军,率领一支规模不大的远征军和大量金钱进发。拜占庭人希望通过金元攻势,收买对威廉不满的诺曼贵族,进一步加剧西西里王国的内耗。虽然两位拜占庭将领未能争取到巴巴罗萨的援助,但曼努埃尔认为自己并不需要这位神罗皇帝的帮助,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连他一起收拾。

起初,拜占庭远征军的进展十分顺利。按照曼努埃尔的指示,两位将领成功收买到一些反叛的诺曼贵族,随后开始向昔日拜占庭意大利督军区的首府巴里进军。对威廉十分不满的当地市民,得知拜占庭军队到来的消息后十分高兴。他们拆除了诺曼人修建的防御工事,很快就向拜占庭军队交出了城市。占领巴里城之后,拜占庭军队又迅速占领了特兰尼和乔维纳佐。威廉一世闻讯,马上派出一支由2000骑士和大量步兵组成的军队前去交战。杜卡斯闻讯后先发制人,向驻扎在巴尔勒塔的诺曼军队进攻。面对敌军的300骑士和1000步兵,他将军队组成坚实的方阵发起冲击,还身先士卒的领导反击,用投枪杀死了至少30名敌军。远征军就这样赢得了第一场野战胜利,也是拜占庭对诺曼人作战时比较罕见的情况。

随后,杜卡斯率军继续前进,在安德里亚与查理伯爵交战。双方的步兵数量没有记载,但诺曼人在骑兵方面是拜占庭军队的3倍。包括意大利盟友在内,杜卡斯只有600骑兵,理查伯爵则有1800。杜卡斯将军队分为三列,前排是库曼人和步行弓箭手,之后是意大利贵族率领的300骑兵。杜卡斯则率领剩下的300骑兵殿后。诺曼军队首先发起冲锋,迅速击退了第一线的拜占庭步兵,但未能迅速冲破拜占庭中军的阵型,反而一度被罗伯特伯爵逼退。杜卡斯见状,便率领第三线的骑兵加入战局,与盟友一起夹击敌人。随后战局陷入胶着,诺曼人虽然损失惨重,但他们在前线的损失能够迅速得到补充。

激战中,杜卡斯被一支长矛打落马下、险些被俘。幸好有己方步兵的保护下,才得以重新投入战斗。理查伯爵见状,便带着36名骑士攻向杜卡斯。然而,冒失的他被一块飞石击落马下。还未等他起身就又被标枪刺穿了颈部。由于主帅战死,剩下的诺曼人也无心恋战,立刻向拜占庭人投降。

曼努埃尔得知连战连捷的消息后,又派安吉鲁斯带着一支由阿兰佣兵、法兰西骑士和本国部队组成的援军前往意大利。同时,杜卡斯已经开始率军围攻博斯科,但未能速战速决。于是威廉又派出一支军队前往增援当地的守军。但这支部队再次被杜卡斯击败,损失了300名骑士和数量众多的步兵。随后,包括博斯科在内的许多城镇和要塞纷纷向拜占庭远征军投降。在这期间,除了另一位主帅巴列奥略因病逝世外,拜占庭方面并没有遭到重大损失。威廉一世的失败似乎指日可待。

1155年的胜利,已远远超出了曼努埃尔的战前预期。于是,他考虑实现父亲生前定下的终极目标,实现东西方教会的统一,并恢复昔日的世界帝国状态。为此,曼努埃尔与教宗哈德良四世建立同盟,开始筹备东西教会统一的事务。

第二年4月,前线的拜占庭军队已抵达布林迪西,准备占领这座阿普利亚的重要城市。虽然他们迅速占领了外城区,但在围攻主城时停滞不前。这时,威廉一世亲自率军从墨西拿赶赴布林迪西,准备与拜占庭军队决一死战。在攻城屡屡受挫的情况下,拜占庭内部也开始陷入分裂。作为意大利盟友罗伯特伯爵,在得知威廉亲征后便放弃了与拜占庭人的同盟关系。安科纳的雇佣骑士也因为索要双倍军饷的要求未能满足,拒绝为拜占庭军队效力。得知这些变化后,诺曼人便加紧进军,并在海战中击败了拜占庭援军。这次决定性胜利也使支持拜占庭的意大利同盟军纷纷倒戈支持威廉,使围攻布林迪西的拜占庭军队更加孤立。5月28日,双方在布林迪西展开最后决战。虽然阿兰人和格鲁吉亚佣兵击退了诺曼人的先锋,但威廉的骑士还是冲破了拜占庭中军,从而彻底击溃了对手。拜占庭军队遭到决定性惨败,主帅杜卡斯和科穆宁也被对方俘虏。

此后,威廉不仅迅速收复了阿普利亚的所有失地,王位也得到了教皇的承认。教会统一计划也因为拜占庭军队的失败而直接作废。重视海上交通的威尼斯人,已经开始与威廉谈判。神圣罗马的巴巴罗萨则攻向安科纳,击败了当地的拜占庭军队。君士坦丁堡方面在意大利的存在感,就这样被多方力量所逐步侵蚀。

曼努埃尔仍然不愿意放弃征服意大利的计划。他派重臣阿克苏赫携带重金前往安科纳招募新军,准备再次进攻诺曼人。威廉一世也不甘示弱,派出一支由164艘船组成的舰队东进,洗劫了爱琴海上的优卑亚岛。在教宗斡旋下,双方最后在1158年达成和平协议。曼努埃尔一世撤离南意大利,威廉一世则同意在不索要赎金的情况下释放俘虏的拜占庭贵族。

至此,曼努埃尔的诺曼远征以失败而彻底告终。他耗费了3万磅黄金而一无所获,反而为自己树立了众多敌人。位于东方的亚洲领地,也因为他的政治正确行动,陷入无人增援的糟糕境地。但他的决策并不是孤例。因为只要拜占庭帝国的权力合法性还源自罗马,他们就无法将自己真正看待成一个东地中海强权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Related Posts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