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第一大毒枭:爱吃老干妈喜欢娶老婆

9393体育网

2015年,奥斯卡影帝、著名导演西恩·潘接到了一通电话,对方说自己想要拍一部传记电影,需要对方的帮忙,并且表示由自己本色出演。

来电的人叫华金·古兹曼,是本·拉登之后的又一个全球通缉犯,不久前刚从墨西哥设防最严密的监狱中逃脱。

谈到毒枭,人们总觉得跟黑帮教父一样,喜怒不形于色。轻描淡写间,就指挥自己麾下的马仔抄掉对方的堂口。

但实际上,真正的毒枭也好,教父也罢,当他的真容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,你甚至会怀疑,这种人怎么上位的?

他于1954年出生在墨西哥毒品之乡巴迪拉瓜托。这里的农民以种毒品为生,古兹曼的父母也未能免俗,是种植毒品大军中的普通一员。

年幼的古兹曼并未感受到家庭的温暖,在学业之余不得不经常到街上卖橘子,估计这期间没少受地头蛇的欺负。

但这反而让古兹曼名正言顺地离开了家乡,既可以去大城市闯荡一下,也可以离开这个温情不多的“港湾”。

加拉多本是当地一个警局高层,与雷洛想做面粉生意还要假手跛豪不同,加拉多干脆下海,亲自组建了名为“联合会”的贩毒集团。

他抢夺下墨西哥向美国贩毒的一条黄金通道——墨西卡利市越境通道,这让古兹曼的势力一跃跻身前排。

同年,大毒枭米格尔·安赫尔·加利亚多也被抓,他旗下的瓜达拉哈拉贩毒集团被分裂,后被组建为墨西哥最大的贩毒集团——锡那罗亚贩毒集团,而古兹曼就是该集团的头目。

当时的美国年轻人见面社交,不是来根华子,而是云淡风轻地卷起一根烟,吞云吐雾地畅谈“要,不要作战(Make love,not war)。”

那就是,当古兹曼发现赚钱后,那必然扩大再生产。当美国人手一根烟的时候,那么必然会导致价格的下跌。

同样为了满足拍照需求,柯达胶卷的质量始终是世界第一,但当数码相机出现后,柯达胶卷很快就在全世界被淘汰。

当不再奇货可居,劲儿更大的可卡因开始在美国流行。可卡因的原料是古柯叶,要想得到古柯叶,自然需要种植古柯树。

穷则思变,当古兹曼得知遥远的中国有一位叫刘招华的人,靠着刻苦钻研化学,在一年之内就制造了10多吨高纯度的,远销海外。

古兹曼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,他派自己的马仔到了中国,寻访刘招华。他试图用高薪聘请刘招华本人,或者买下他的技术。

还有种说法是古兹曼见到了刘招华本人,但刘招华有着很强的专利意识,古兹曼并未能达到自己的目的。

刘招华的妻子是湖南人,当古兹曼的马仔到湖南的时候,发现湖南人都爱吃辣,尤其是一款名叫“老干妈”的辣酱,更是餐桌必备。

古兹曼很快就被东方的神秘辣酱所征服,不禁感叹为什么让我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,我以后吃不到怎么办啊。

于是乎毒品还没有山寨出来,他就先山寨了一款“老干妈”同款的辣椒酱。不过“老干妈”这个名字在当地不是很吃香,于是就起名为“教母”牌。

贩毒的同时涉足餐饮,是投资的多元化,毕竟社团最重要的还是要赚钱,如果卖辣酱能平衡一部分贩毒市场的缺额,何乐而不为。

另外,刘招华虽然没把方法告诉古兹曼,但古兹曼毕竟通过他的例子知道了,靠化学手段提炼高纯度毒品的可行性。

在组织人力苦苦钻研之后,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方法,成功提炼出了,最终走向了毒贩生涯的巅峰。

古兹曼在“每个海滩都有豪宅,在每个州都有农场”,其中位于墨西哥南部港口城市阿卡普尔科的别墅价值1000万美元。

在古兹曼的豪宅中,除了游泳池、网球场,还有私人动物园,饲养着“老虎、狮子、美洲豹、鹿”等各类动物,参观者甚至能乘坐小火车参观。

另外,古兹曼有几架私人飞机,除了供自己出行外,大部分时间是从美国运送现金,单次运送金额高达1000万美元。

他还购置了大量军火、雇用了大批杀手作保镖。出行时,古兹曼身边至少有“20到25名杀手”随行。

当然,古兹曼除了奢华的生活方式,就管理社团而言,是个合格的线辆汽车,包括雷鸟、捷豹、别克,作为礼物送给手下。

科罗内尔的父亲本就是古兹曼的得力助手,由于一些巧合,古兹曼在一个聚会上遇到了科罗内尔,并对其一见钟情。

在选美比赛开始那一天,古兹曼喊来了两百多位手下给科罗内尔捧场助威,还出钱买通了选美比赛的评委,将“选美皇后”的美誉稳稳地戴在了科罗内尔的头上。

前任老大加拉多的侄儿看着古兹曼风生水起而心生不满,他引诱了古斯曼合伙人帕尔玛的妻子,骗了700多万美元。

这还不算完,他们又将帕尔马的妻子残忍杀害,就连帕尔玛两个仅有几岁的孩子也没有放过,事后还将其妻的头颅砍下来送到了帕尔玛的家中。

这7人中,有一位天主教主教,墨西哥的人普遍信仰天主教,这导致国内许多人对古兹曼进行声讨,并且将压力给到了时任总统。

但古兹曼却将监狱过成了“安乐窝”,不仅不影响正常的作息,还在监狱不断发展犯人成为自己的部下。

为了一举拿下此地,同年9月11日,古兹曼雇佣杀手直接杀死富恩特斯一家。这次事件也被称为贩毒界的“9.11”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墨西哥开展了禁毒行动,期间有6万多人死于双方的枪战中,此时的墨西哥可以说完全处在内战的状态。

2014年2月22日,在墨西哥海军陆战队和美国缉毒署联合行动下,在墨西哥海滨度假胜地马萨特兰一家旅馆中,古兹曼被成功逮捕。

有了古兹曼越狱的前车之鉴,这次墨西哥的安保措施可谓做到了极致,监狱不仅设防最高,还有24小时监控。

但古兹曼愣是逃了出来!他花了5000万美元,耗时一年在监狱的淋浴区挖了一个约10米深的方形通道,通道中不仅有通风管还有一辆摩托车。

逃出后的他估计觉得为自己的智商骄傲,这才有了和西恩·潘的对线日,古兹曼再次落网,而距离他上次出逃仅仅过去6个月。

这一次,美国和墨西哥算是怕了,为了避免节外生枝,墨西哥决定立即将古兹曼引渡到美国,而在被关押前他都受到了严密的看管。

古兹曼将在监狱里度过余生,但这并不意味着犯罪团伙和贩毒团伙将被取缔或解散。整个拉美,依旧充斥着毒品泛滥的问题。而且,这还是在各国配合打击的力度并不小的前提下。

Related Posts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