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盟半年“航海家”C罗如何拓荒沙特联赛?

9393体育在线登录-网址下载

遥想去年岁末,利雅得胜利官宣C罗加盟,绵延半年、反转数回的“C罗去哪儿”连续剧终于宣告悬念中止,足球世界一整个波澜壮阔的2022年也就此以一个相对意外的结局收场。事实上,早在C罗加盟之初便有观点认为,相比竞技价值,沙特金主更注重葡萄牙巨星的场外价值。这笔重磅交易,更像一次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作秀。

半年已过,虽然利雅得胜利新7号16场14球效率尚可,但是面对利雅得新月、吉达联合等豪门寸功未立,新东家也遭遇各条战线全面溃败。在叹服岁月催人之势不可逆转之时,继承了“航海家”开疆拓土传统的C罗,给新国度带来的种种变化,也是不可忽视的。

在2023年福布斯足坛薪资榜上,C罗以1.36亿美元的总收入时隔六年重登头名,也创下了足球运动员收入的历史新高。

4600万美元的薪资收入,外加9000万美元的场外收入,令葡萄牙巨星成为了历史上年度收入第四丰厚的职业运动员,仅次于费德勒(网球)、泰格-伍兹(高尔夫)和康纳-麦格雷戈(综合格斗)。在令不缺钱的沙特人如此慷慨的背后,C罗又为新东家以及这个新国度带来了什么?

毋庸置疑,哪怕职业生涯巅峰已过,C罗仍然是登陆沙特联赛、乃至亚洲足球史上名气最盛、咖位最重的巨星。

正如2018年巅峰期转投尤文图斯一般,新东家的球衣销量,成为了衡量C罗商业价值的最直观体现。C罗官宣加盟仅仅不到60分钟,利雅得胜利官方渠道上线件印号球衣就宣告售罄。

加盟72小时内,利雅得胜利售出了近25万件C罗球衣,按照单价459沙特里亚尔计算,葡萄牙人的巨星效应创造了接近1.12亿沙特里亚尔(约为2800万欧)的收入。此外,在即将开打的新赛季,利雅得胜利的球衣赞助商,将由沙特本土品牌Duneus,变为球迷们耳熟能详的国际化品牌耐克,实现供货量与发售渠道的国际化接轨。至此,C罗也完成了国家队赞助商、俱乐部赞助商以及个人赞助商的三位一体。

从足球世界议程设置的边缘地带走向中心,是C罗空降利雅得半年以来制造的最显著变化。C罗官宣加盟后,利雅得胜利官方Ins粉丝激增750万,反超同城死敌利雅得新月,跃居沙特联赛官方Ins账号粉丝之冠。

甚至C罗亮相仪式前后数小时,利雅得胜利官方Ins账号粉丝就已暴涨100万。C罗加盟半年后,利雅得胜利官方Ins的粉丝体量,放到社媒关注度最惊人的英超,也仅仅少于传统六强,超过了底蕴深厚的埃弗顿等队伍。身处一个注意力经济的时代,庞大的粉丝体量,意味着更多在后续商业开发和品牌运营上值得挖掘的潜力。

自C罗加盟利雅得胜利以来,该队的上座率提高了143%,整个联赛的上座也是翻倍飙升。与此同时,C罗加盟后,利雅得胜利的门票单价由10里亚尔,飞涨至150里亚尔。

在那之后,来自世界各大洲共37个平台购买了沙特联赛的转播权,该赛事的转播范围已经覆盖包括中国大陆在内的全球125个国家和地区。值得一提的是,C罗加盟后,沙特联赛相关方在场外也没闲着,指示曾经帮助英超成功走向国际化的IMG体育营销公司,敲定了短期的全球电视转播合同。未来两个赛季沙特联赛的转播权事宜,也将交由IMG全权打理。

此外,伊涅斯塔加盟J联赛珠玉在前,C罗也将“CR7”商业帝国的版图,拓展到了近东地区:今年2月,C罗成为全球连锁饭店TOTO的加盟商,将这家闻名全欧的意大利餐厅开到了中东地区。在可以预见的未来,更多商业品牌会慕“CR7”之名而来,踏足沙特这块热土。在商业利益层面,C罗与沙特联赛已然结为共同体。

今年3月,C罗表态称,“沙特联赛肯定会成为世界第五、第六具有竞争力的联赛”。彼时,舆论普遍将C罗的表态,视作人在屋檐下的违心之言,以及为自己表现不及预期的挽尊之举。然而时过境迁,伴随着沙特人在今夏转会市场上频频搅局,人们或许才姗姗来迟地意识到,C罗的表态,只是沙特人野心流露的先声。

本泽马、坎特、库利巴利、爱德华-门迪、布罗佐维奇…夏窗正式开启一月有余,多位欧陆名将便收到了来自沙特土豪的橄榄枝,其中甚至包括年仅26岁的葡萄牙国脚鲁本-内维斯。随着沙特主权基金控股四大豪强,在可以预见的未来,还会有更多年龄更合理、名气更出众的球星东游淘金——此前效力于苏超凯尔特人的葡萄牙边锋若昂-若塔,在25岁的年纪便选择了“少走十年弯路”的捷径。论云集的球星名气,如今的沙特联赛,已经实现了对金元时代中超的降维打击,甚至足以与上世纪70年代招徕贝利、贝肯鲍尔等年迈巨星的北美大联盟相提并论。

今年6月,沙特公共投资基金一举揽下国内四大联赛豪强的控股权,将其“收编国有”,为其大举入局转会市场铺平了道路。按照沙特人的构想,下赛季PIF控股的四大豪强,将各自拥有“至少三名世界级球星”。实际上,在主导“2030愿景”国家战略的小萨勒曼看来,依靠国家力量推动的巨星战略,终极愿景甚至已经对准了打造“世界前十联赛”。

沙特的这轮金元风暴,不只是沙特政府宏大的“2030愿景”的冰山一角,更有不便明说的目标——对标卡塔尔。通过入主大巴黎等方式,卡塔尔成功以体育产业为介质,在西方世界谋得了一席之地。然而,随着监管政策和舆论环境趋严,沙特人复制大巴黎金主的成功路径已经几无可能,光是PIF收购纽卡斯尔,个中经历已满是波折。因此,将巨星请到本土联赛,便成了沙特人“换种思路”以期对标卡塔尔的选择。值得一提的是,近日,欧足联宣布删去未来欧协联杯赛名称的“欧洲”字样,给沙特联赛的一众巨星以曲线方式重返欧洲赛场,营造了一丝遐想。

然5月,沙特职业联赛委员会公布了新赛季的亚冠牌照资格情况,C罗所在的利雅得胜利在列。这意味着,赛季还剩四轮时,C罗便已经确定了一旦留队,下赛季将征战亚冠赛场。

然而,在关于欧冠历史射手王降维征战亚冠的又一轮调侃和唏嘘之余,鲜少有人留意这样的事实:彼时联赛排名第三的利雅得青年人,被管理机构以“缺少牌照”这一非体育理由,“剥夺”了潜在的亚冠资格。

这已经不是利雅得青年人第一次遭遇“区别对待”。在PIF控股联赛四强落地之时,利雅得青年人俱乐部高层就表达了对收购的异议。

在外界看来,连续三季打进联赛前四的利雅得青年人,怎么说也比一度玩火降级的吉达国民更具备长远投资价值。然而,吉达国民的历史底蕴,以及营造同城德比的需要,最终让利雅得青年人失去了PIF的青睐。

当国家意志的需要压倒了竞技属性,沙特人重金打造的联赛,还能够保持所谓纯粹吗?在球星分配时,各家俱乐部之间的相对公平如何实现和保障?在涉及联赛冠军归属或亚冠资格争夺的关键场次,或是PIF控股球队之间的两两对话上演时,是否会出现干扰正常比赛的场外因素?

此外,除了一掷千金的土豪球队,沙特联赛中同样存在一些预算和规模都处于弱势的中小球队。在土豪大举入局的当下,联赛整体实力的两极分化甚至多层分级,已经不可避免。

如此一来,一旦联赛冠军成为PIF控股四强轮番占有的禁脔,沙特联赛也就沦为了宏大战略阴影下的娱乐把戏。这一切的本意,或许并非因C罗而起,但终究难逃被视作葡萄牙人“最后的波纹”的命运。

Related Posts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