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型音乐舞蹈史诗《复兴之路》演出后场直击

9393体育网

新华网北京9月25日电(新华社记者廖翊) 24日,晚上6点刚过,记者从人民大会堂西门进,穿过道具箱垒成的甬道,走入一楼江苏厅。这是大型音乐舞蹈史诗《复兴之路》演出后场。

昔日的江苏厅,模样大改,被演出部、舞美部、后勤部、秘书组、换衣间等分割成相对独立但彼此相连的几部分;中间置一长桌,为开

临时会议之用。板报上的日程表,细写着剧组进驻大会堂以来每天的排练、演出安排。整个后场如同战时指挥部。

自20日举行首场正式演出以来,大型音乐舞蹈史诗《复兴之路》已在人民大会堂连演了4场。再过一个半小时,将举行第五场演出。

后场井然有序。年过八旬的艺术家田华那满头银发进入记者眼帘。她将与陈铎朗诵著名词作家庄奴、乔羽合写的《海峡愿景》。上场时间是晚上9点多,但田华却早早地来到现场,十分投入专注地背着台词。不一会,她的搭档、同样满头银发的陈铎儒雅地出现在了记者面前。陈铎一进来,便拎着两个开水瓶去打开水,被一个小年轻抢了过去:“陈老师,您辛苦,还是我去打吧!”陈铎靠着田华坐了下来,两人对起了台词:“我读过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为什么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?……”

这时,总导演张继刚进来,各部门的负责人向他汇报最新情况,包括当晚节目A、B角的安排。张继刚语气温和,却毫不含糊:“昨晚演出存在的问题今天不可以再出现!”

田华走过来对张继刚说:“我的亲友昨天看了演出,对鲍国安朗诵的《山河祭》特别赞赏,说一下子把他们的心都提起来了!”

“这个张继刚呀,好像永远不会疲倦。他处处以身作则,特别尊重其他的编导,跟他合作特别愉快。”朝鲜族著名舞蹈家李承淑对记者说。从去年北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开始,她就与张继刚合作。这次她担任第五章《中华颂》中两段重要舞蹈的编导。

前场开演,后场呼应。“我在呼唤你,一声高,一声低……”毛阿敏的声音在后场响起,尚有半小时上场,她便在换衣间里一遍一遍地试声,一如舞台上认真、深情。换上一身白色演出服的毛阿敏走了出来,似乎换了表情,几乎不与任何人说话,在后场来回踱步,开始进入《呼唤》这首传递地震灾区心灵之歌的特定情绪。

韩红的晕倒则使后场有了些许紧张。刚唱完《我们的田野》的韩红几乎是被王丽达等演职员架到了后场沙发上,脸色灰白。王丽达告诉记者,韩红这些天排演太累,血压有点升高,站在本来就很高的舞台上演出,所以出了点情况。

Related Posts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